爱奇艺抖音握手言和 长短视频和解取暖

  “短视频De二创内容既有音乐、体育,也有影视作品等,内容形式和时长差异性很大,合作方也不只是Zhǎng视频平台,所以在合作时一般不会有标准化的统Yī约定,Jù体要Kàn内容提供方和短视频平Tái的诉求。”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告诉北京商报Jì者。

  自短视频兴起,长短Shì频的明争暗斗就经常出现在媒体头版,为了保住自己的江湖地位,长短视频互相攻入Bǐ此腹地。完成业务布局后,双方DeZhēng论集中在怎样利用长视频内Róng才算合Guī。

  6月底,快手宣布与Yuè视视频就乐视的独家自制内容达成二创相关授权合作,快手创作者可以对乐视视频独家自Zhì版权作品进行剪辑及二次创作,并发布在快手平台Nèi。

  之所以强调合规、生存,就不得不提到此前长短视频在内容Hé用户规模等多方面的交锋。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21年12月,我Guó网络视频(含短Shì频)用户规模达9.75亿,较2020年12月增长4794万,占网民整体的94.5%。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9.34亿,较2020年12月增长6080万,占网民整体的90.5%。

  从明争暗斗到各取所需

  虽然腾讯视频对此回应:此消息为谣言,但Zhè并不影响长视Pín和短视频平台二创合作的普遍性。

  二创时长、形式约定不一

  当天,有知情Rén士向媒体透露,腾讯视频正在跟快手谈PànèrChuàng的战略合作,“双方合作的诚意很足,目前已处于接近达成阶段,估计很快也会官宣。Shuāng方已经在运营Céng面展开实质合作,最近快手官方发起De影视二创活动,给的片单里有不少是Téng讯的独播剧”。

  官方合作有了,具体怎么二创?

  此后,短视频平台对一部分明显侵权的搬Yùn账号也进行了清理,Dàn像爱奇艺和抖Yīn这样的官方合作在今年才频繁出现。

  3月,抖音和搜狐视频宣布达成二创版权合作,抖音、Xī瓜Shì频、今Rì头条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Nì光中告白》等,抖音平台De用户可以对这些作品Jìn行二次创作。

  如Guǒ不局限于长视频平Tái,短视频和内容方的二创合作,还包括2021年10月快Shǒu与NBA中国的合作:NBA为快手创作者提供赛事素材,快手为创作者开放专属内容创作后台,将版权内容授予全体创作者,鼓励用户进行二次创作。

  最近大火的周杰伦新Zhuān辑Yě有针对视频网站的二创授权。按照B站提供的信息,B站与周杰伦所属公司杰威尔达成版权合作,B站创作者可使用杰威尔Zhèng版歌曲进Xíng视频创作。

    长短视频联动频繁

  7月19日,爱奇艺和抖音宣布,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Děng方面展开合Zuò,双方对解说、混剪、拆条等短视频二创形态做了具体约定。当天腾讯视频和快手被曝正就长视频二创合作进行Tán判,且“诚意十足”,尽管此消息随后被腾讯视Pín辟谣,但Kuài手和乐视、NBA的èr创Hé作已在进行中,类似合作复制的可能性不小。

  以BZhàn和《梦华录》《幸福到万家》的合作为例,一位接近B站的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以《梦华录》为主题的二创稿件,时长不Chāo过2分钟,为保护更好的追剧体验,创作Zhě单支视频使用单集片段不超过90秒”。在B站与《幸福到万家》合作的二创活动中,也Yào求正片素材使用单集片段不Chāo过90秒,投稿视频时长不超Guò2分钟,具体形式不限。

  “从无序到有序,从混乱到合规,Zhè种发展趋势是必然的,而且长短视频在本质上有很多合作空间,这是一种解决二创侵Quán的正规解决方案,Dàn并不意味着Zhǎng短Shì频的竞争Jié束,双方在内容版Quán、用户、创作者方面的竞争依然不可避免。只不过现在平台要想存活和发现,必须以合规、有序为前提。”易观分析营销QúDào行业高级分析师马世聪向北京商报Jì者表示。

  一个是长视频头部企Yè,另一个是短视频代表平台,因为内容二创、推Guǎng站在了一起。7月19日,爱奇艺和抖音同时宣布了相关合作。抖音方面Jiè绍,爱奇艺将向抖音授权其内容Zī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包括“迷雾剧场”在内的诸多优质剧目,用于短视频创作。

  不过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双方相Guān人士对此次Hé作的片单、一部剧可拆分成多少条短视频、每条短视频时长等细节未予透露。

  抖音、快手和长视频平台的二创合作,意味着头部长短视频针对曾备受争议的切条、搬运、二创等侵权问题,正寻求官方解决方案。目前,长短Shì频Biān界逐渐模糊,两股势力不再是针锋相对、各自为战的竞争姿态,转而采取各取所需、抱Tuán取暖的策略,背后的推动力既包括知识产权规范使用的大势Suǒ趋,也包括盈利压力的Dào逼。

  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Tòu露,爱奇艺和DǒuYīn就单条二创短视频对正片内容的Yǐn用时长做了约定。合作明确约定由双方官方运营账号和爱Qí艺授权运营的创作者账号Duì授权内容进行拆条传播。用户在抖音观看上述短视频时也可选择到爱奇艺平台观看对应的长视频内容。

  在这样的背景下,二创合作对长短视频双方有何内容侵权之外的利好?在马世聪看来,对双方商业化、流量都有益处,“对于长Shì频而言,短视频是一个重要De内Róng分发、推Guǎng渠道,有了流量支撑,长视频做付费、Guǎng告营销的空间更大;对于短视频来说,有质量保证的长视频内容是吸引用户的一个亮点,在Zhǎng视频二创合作的基础上,也可能Wèi自己引入长视频内容做准备”。

  回到爱奇艺和抖音的合作,爱Qí艺创始人龚宇和抖音CEO张楠都表达了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态度,希望借此实现平台、创作者和用户的共赢。

  同时,生存也不Zài是长视频平台避讳的话题。2022年一季度,爱奇艺基于非美国通用Huì计准则的运营利润3.3亿元,净利润1.6亿元,Tí前扭亏。盈利成为长视频平台可实现的目标。

  针对搜狐视频和抖音的二创合作,有报道Chèng“抖音平台和用户可对《法医秦明》《匆匆那年》等影Shì作品进行5分钟之内的剪辑、编排Huò改编”,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发现,《法医秦明》相关内容多在5分钟之内,但针对时ZhǎngDe说法并未获得搜狐Shì频和抖音的官方确认。

  不过,这样的情形在2021年并不常见。2021年4月超70家影视单位联合声明,呼吁短视Pín平台提升版权保护意识。Dàng年6月,腾讯视频CEO孙忠怀开炮:“切条搬运式的短视频内容Fàn滥。长久以来,这ZhòngDuì长视频内容的拆解式速看,既侵犯了Yǐng视作品的著作权,又消解了Yǐng视作品的艺术价值。”长短视频针对版权侵权的矛盾集中爆发。